我的位置: 首頁 > 政能量 > 正文

身處這場戰“疫”,請善待超負荷工作的醫務人員

  1月30日,廣州一名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從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出院,這是廣州首例出院的感染者。近幾日,各地陸續都有肺炎病毒感染者治愈出院的消息傳出,不乏患者在出院時手捧醫生遞上的鮮花,感謝醫務工作者“沖在危險前沿”“戰斗在一線”。

  盡管人們對突如其來的疫情仍缺乏了解,從科研到醫療目前都仍在緊張的探索、攻關中,但在2020年這個沉悶的開年里,患者治愈出院可能是最能讓人收獲安慰的場景。廣州首例治愈患者通過媒體向公眾表示,“不必要恐慌,做好隔離,保護自己,保護家人,這個病是可以治好的,我自己就是一個例子”。

  病愈歸來總是歡喜,人類在被動面對疾病的過程中,也在不斷收獲教訓、積累經驗、增進技藝。在好的結果面前,對醫務工作者表達感激,這不獨是本次全民戰疫中才有的場景,只是因為肺炎的來勢洶洶,使得這種感念變得尤其強烈。

  患者治愈出院時與醫務人員互致祝賀并不少見,但也必須要承認,在面對并不如意的治療效果甚至是天人永隔的悲慟時,醫患關系緊張也很常見。據中新社報道,武漢第四醫院有多名醫務人員日前遭一名肺炎患者家屬的毆打,疑因患者此前醫治無效死亡,當地警方已介入調查。個案并不能代表這場全民戰疫中真實、全部的醫患關系,當事醫生一句“不希望在此時因此事受到太多關注,更多還是希望能夠齊心合力戰勝疫情”,讓人看到一名醫務工作者的品格和修養。

  這場對任何人來說都是突如其來的疫情,遭遇親人的噩耗,家屬心情固然值得理解,但以傷害他人(尤其是傷害在這場戰疫中可能已經精疲力盡的醫務工作者)的方式表達悲傷,斷然不能為法律所容。不獨此例,日前在湖北孝感,還出現發熱男子因未購到所需藥品時情緒失控,“故意摘掉口罩,對著醫護人員咳嗽”的情況,更引發輿論一片嘩然。

  令人動容的彼此祝賀與感謝,可能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都得與類似上述這種不甚愉快的醫患相處共存。正如此前南都社論所指出的,一旦升級到針對醫務人員的人身傷害,事實上就已不屬于所謂醫患關系的范疇,需要的就是公平、及時的治安執法,以維持基本的醫療秩序和醫務人員的人身安全。

  從社會心理層面來說,人們對待現代醫學的態度、預判和各種期待,固然可以理解,但也必須要有最基本的理性。特別是在這場異常艱辛和兇險的全民戰疫中,醫務人員事實上也在摸索,他們更可能面對失敗,也同樣身處險境。正如上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醫生在一段廣為流傳的講話視頻中所說,從去年底開始“在對疫情風險性、傳播性、致病性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就把自己暴露在病毒前面”,醫務工作者“都是非常了不起的醫生”,他們的身體也會超負荷、需要換崗,還要頻繁地面對悲慟、失敗和沮喪。

  就在近日,一名奮戰在抗疫一線的醫生突然接到電話“立刻泣不成聲”,因為他的同行好友感染新型肺炎,身處病危中。醫務人員也是血肉之軀,是家中的支柱、別人的妻子兒女,在面對未知的病毒兇險時,他們也有更多情緒崩潰、無處宣泄的壓力。那些患者及其家屬的抱怨、不理解乃至暴力相向,在“和平時期”可能已經習以為常,但在這個時候能不能盡可能地少些、再少些?

  功成或不必在我,但治療失敗也請能有最起碼的理智和理解,對現代醫學抱持最基本的理性,是身處兇險肺炎疫情中的病患最可貴的修養。正如那句廣為流傳的醫學格言所說的,醫學本身就屬于那種“有時治愈,常常幫助,總是安慰”的事業,但也正是因為它的那些未知,才讓人類一直對再艱辛的探索始終都懷抱希望,人們在無助時,也不得不彼此寬慰、抱團取暖。

  責任編輯:雷崔捷

网赌怎么能100赢几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