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評論 > 正文

【天眼時評·銳見】“冒名農家女上大學”阻斷教育脫貧之路

  近日,央視記者從山東省聊城市冠縣組成的聯合調查組獲悉,冒名頂替他人上大學的女子陳某某,高考分數為303分(文科),比當年文科類專科分數線低243分;被頂替者高考分數為546分(理工科),超出理科類專科分數線27分,考上了山東理工大學,但錄取通知書卻被陳某某獲取。


  十幾年前,在山東冠縣鄉村,誰家能夠培養出一個大學生都是揚眉吐氣的。農家子弟只要能夠考上大學,就意味著一輩子不用在農村干活。眼看著女兒的成績好,被頂替者的父母在高考結束后便開始為女兒籌措上大學的費用。然而,最后沒有等到錄取通知書,被頂替者只好收拾行囊外出打工去。


  “只要有一個上學的,這個家里就有希望。”在路遙先生的長篇小說《平凡的世界》里,哥哥孫少安對弟弟孫少平這樣說。初中時饅頭都吃不飽的被頂替者,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成績好”,一直都很努力學習。這個一心一意想要通過讀書來打破宿命的家庭,遭遇了“被頂替上大學”。為了減輕家里的負擔,也害怕沒考上再辜負父母的希望,被頂替者無奈而悲苦地選擇了外出打工。現在農家女家庭貧困,為當地扶貧對象。冒名頂替一個農家女,阻斷的是一個農民家庭的教育脫貧之路。


  一個篤信“讀書才有出路”的求學者、一個篤信“知識改變命運”的家庭,原本可以通過教育來點燃希望之燈,實現向上的社會流動。可是,當一些人通過弄虛作假來“鉆空子”,就擠占了寒門學子的求學機會。一個比專科線低243分的差生,卻通過移花接木和暗箱操作,最終搖身一變成為讓他人羨慕的大學生。


  對于不少農家子弟而言,打工成為某種意義上的宿命,打破出路單一化、人生定型化最直接、最有力的武器,就是接受高等教育。在許多同齡人初中就輟學的背景下,被頂替者在家庭經濟困難的格局下依然堅持讀完高中參加了高考,顯然是因為被點燃了希望之燈。不幸的是,這盞燈由于被他人覬覦,過早地黯淡和熄滅了。


  “農家女被冒名頂替”破壞了教育公平,改變了他人的命運,讓被頂替者的人生失去了諸多的可能性。“農家女被冒名頂替”的背后,固然有當時高考招錄信息化水平不夠、存在著信息不對稱的因素,也和當地高中、招生管理部門、戶籍部門、高校招生以及學生管理部門的角色失范密不可分。

     

     當規則編織的籬笆不夠緊實,就會有人想方設法“鉆空子”。當教育公平得不到守衛,就有可能造成“劣幣驅逐良幣”,高考546分者沒學可上,高考303分的人上了大學還找到了一個穩定、體面的好工作。對于寒門子弟而言,他們“不怕苦,不怕累”,只怕“再多努力也無用”。高考作為當下促進社會階層有序向上流動的重要渠道,是寒門學子改變自身命運的最大希望,也是守護教育公平以及社會公平的重要底線。高考容不下任何弄虛作假,冒名頂替理應得到嚴厲的規訓與懲罰。


作者 楊朝清

編輯 伍少安 黃麗媛

校對 林曉明

編審 顧海凇

网赌怎么能100赢几万 四川快乐12杀号秘籍 大乐透不变的规律技巧 高中生炒股赚4.5亿 福建即乐彩走势图 11选5吉林 广西十一选五一定牛中任一多少钱 涨停可以买股票吗 山东群英会综合走势图 秒速赛车什么方法稳 北京快3怎么下载 北京快三开奖助手下载 股票分析师张磊博客 浙江20选5开奖软件 十一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最牛 富余通配资 北京11选五中奖规则